——

  金瑞修车厂。

  招:学徒。

  待遇:供吃住。

  薪水:面谈。

  ——

  “请问……”

  “学徒是吧?进来。看你半天了。”

  “……”

  容耀背着包,走进去的时候,一个看起来有点尖嘴猴腮三十出头的男人,穿着脏旧的修车装,引着容耀进去。

  有很多或旧或更旧的车凌乱摆在修车车库内,后面是开阔的院子,也停着很多各款的车。

  总体就两个感觉,脏和乱,然后组成了差。

  容耀甚至下意识摸着鼻子,不是他嫌弃什么,而是那股机油味,太冲鼻子。

  “姐夫,来个学徒。”

  给容耀领到院子中间,坐在一个桌前,吃着烤鸭,喝着啤酒的四十岁壮男,随着尖嘴猴腮男人的一声姐夫,目光看向这边。

  大金链子在脖子上,南方人也有这打扮吗?还以为只有老乡如此,但是此刻容耀腿很酸,脚走得很疼,肚子也饿,顾不上这些。

  “小伙多大?”

  尖嘴猴腮去前面了,容耀站在那,对方询问。

  容耀开口:“18。”

  老板打量容耀:“刚才在车库就看到你坐在马路边上,这是刚从家跑出来,还是刚放出来?”

  容耀摇头:“都不是。”

  老板嗤笑,喝了口酒:“是也没关系。你想做学徒,以前做过吗?”

  容耀开口:“没有。”

  老板无所谓:“会开车吗?有汽车基础了解吗?”

  容耀开口:“都没有。”

  老板笑:“没关系。不过话说好了,你既然什么都不会,那你也就什么都别挑。包住不包吃,一个月1500。干就干不干就走。”

  容耀皱眉:“不是写着包吃包住吗?”

  老板点头:“可以,包吃就1000。”

  容耀看着他面前的烤鸭,喉头滚动一下:“吃什么?”

  老板看看容耀:“烤鸭?想的美。”

  “汪!!汪汪!!!”

  突然不知道哪冲出一条狼狗,给容耀吓一跳。容耀下意识躲闪,狼狗差点扑上去,不过幸好链子锁着没够着。但尖牙和口水,容耀还是有些发抖。

  “呵呵。”

  老板随意夹了块烤鸭,甩给狼狗,狼狗叼着吃掉。

  看着容耀,老板开口:“做什么你就吃什么,怎么着?做还是不做?”

  容耀沉默,看看狼狗,半响开口:“学徒具体要做什么?”

  老板示意:“你什么都不会,那就只能干点粗活零活。”

  容耀点头:“薪水什么时候发?能日结吗?”

  老板嗤笑:“日结?你跑了怎么办?”

  “汪!!汪汪!!!”

  狼狗吃了烤鸭,继续冲着容耀叫。

  容耀眯着眼睛看着狼狗,狼狗叫得更欢。

  老板呵呵笑,牙都黄的,探身询问:“其实,你就是跑出来的对吧?赚点路费就想走?呵呵呵呵……”

  靠在椅背上:“就这样,要不一天给你30,吃的都包了。”

  容耀开口:“刚刚还一个月1000呢,这就少一百?”

  老板惊讶:“哎你算数不错啊?怎么没继续上学?”

  嘿嘿笑着:“上不起吧?出来打零工?别的工厂怎么不要你呢?附近不就是工业区?”

  容耀呼出一口气,点头开口:“一月1500,吃的我自己想办法。”

  老板无所谓:“小亮!小亮过来!!!”

  尖嘴猴腮的男人走过来:“姐夫。”

  老板指指容耀:“带他干活。学徒什么都不会,你有他能干的,就让他干。”

  尖嘴猴腮打量容耀:“叫我亮哥吧,放下东西过来,换身能干活的衣服。”

  “汪!!汪汪!!!”

  狼狗还在那叫,老板摸摸它头:“对,晚上你俩作伴,你看着他。”

  容耀回头看着两条,老板嘿嘿笑着。

  容耀没多说,丢下包,换好衣服,去干活。

  至于干什么……

  “你先把车推那边去。”

  “……”

  “一会这些零件,也都规整好。”

  “那边都摆一排……”

  “会洗车吧?”

  “洗车都不会吗?!”

  “不会修车,洗必须也得会啊。”

  “……”

  ————

  “那我走了。”

  第二天早上,黎若婼和汤宝聊了一夜,吃喝一夜。

  不是说多开心,但是汤宝离职这件事,两人都怅然了。至少不会在一直梗在心里。

  黎若婼看着汤宝的住所,放心很多。而汤宝劝说黎若婼,还没成名之前,要继续忍着。别步他后尘,而且本身黎若婼也不是她这样的性格。

  互相到别,保持联系,但是其实都知道,娱乐圈不同于别的职场。可以有时间联系说明各自都不忙,在娱乐圈不忙,这里可不是早九晚五,逆水行舟而已。

  不忙就只有一个结果,等着被淘汰。再见面,不知何时何地,何种境遇。但不枉曾经共事一场就足够。

  “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汤宝有点不放心:“你自己开车的话……”

  “哎呀你别说了。”

  黎若婼抱怨叫着:“你得鼓励我啊,本来我自己就心虚呢。”

  汤宝笑:“好。反正开出市区,视野就宽阔,车也没那么堵那么多了。”

  黎若婼点头:“这才像话。”

  关上车门,启动就要开走之际,黎若婼突然沉默,回头看着汤宝,轻声开口:“其实他那个剧本,没要钱,甚至没要索赔。当几位高层老板,宋总章总还有媚姐都表示看中之后,他表示可以白给,唯一的要求就是,让你回来。”

  汤宝恩了一声,开口道:“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机会见到他,有机会的话,我至少也谢谢他。”

  黎若婼扯起嘴角:“我试着打过,危信不回电话没接。之后我也就没理会了,因为不知道还能说什么。看着他在里面侃侃而谈,几位高层都只有听的份,那一刻我真的对他抱有极大的期待和期望……”

  笑了笑,黎若婼摆手开车就要走。

  “若婼。”

  黎若婼疑惑回头,汤宝笑了笑,开口道:“其实那天我去了。”

  “哈?!”

  黎若婼惊讶,汤宝走上前,隔着车门看着她:“我站在门口,看着他焦急解释,又拽着谁求饶。最后还被保安推搡赶走。”

  黎若婼看着她:“那……那你怎么……”

  汤宝笑了笑:“我想他在那一刻应该不想见到我。”

  看着黎若婼的手机,汤宝开口:“如同此时他不接你电话,不回你危信一样。”

  黎若婼出神看着方向盘,沉默不语。

  汤宝开口:“正因为我没有亲眼看到他讲剧本又被发现抄袭盗取,我反而觉得他不像是那种人。你可以说我是因为他可以为我一个陌生人出口气,提出唯一的条件,而让我感激偏向信任他。但有些事不是看到的就是真的,不是解释不了就要认同的。”

  黎若婼张张口,汤宝笑着拍拍车:“走吧。”

  说完后退,对着她挥手。黎若婼也轻轻挥手,扯起嘴角笑了一声。启动汽车开走,看着后视镜,直到汤宝的身影消失不见。

  …………

  “来了……恩?”

  一周后,需要容耀报备。

  杨砝关也有进度要通知他。

  叫他来砝苑坐下的瞬间,杨砝关就愣了。

  坐下仔细打量他,杨砝关疑惑:“怎么黑了?也瘦了?”

  看着他脏乱的衣服:“还有你这穿的什么?”

  容耀比以往更沉寂了,甚至都不抬头看人,只是语气低沉:“我现在在修车厂工作。中午吃饭时间跑出来的,回去晚了会扣钱,虽然每月1500……”

  杨砝关语气一滞,轻叹示意:“好,我快点说。以后没需要我尽量电话里讲。”

  容耀没开口。

  杨砝关一顿,看着容耀:“砝苑已经对你商业诈骗的案子进入审理阶段。因为对方证据明显,你这边王砝关证词也可信,所以在僵持。只是因为涉及金额还是太大,最近这边一直和对方沟通。对方明显不想放弃撤诉,尤其马上听说要离开嗨宁,基本就是3月末……”

  看看手机,杨砝关开口:“哦,就是半个月之后。”

  见容耀还是不说话,杨砝关皱眉:“但总体来说对你还是不利。或许不会判太久,但是哪怕只判一个月,这个案底会跟你一辈子。我的想法是,我这边尽量沟通。你看你有没有办法,去和对方私谈,最好劝对方可以撤诉,哪怕有条件的。”

  容耀沉默。

  杨砝关探身:“容耀?容耀!!”

  容耀抬头:“他们还会信我吗?”

  随即起身:“随便吧。判就判,判多久就判多久。没事我就走了。”

  杨砝关惊讶,起身追上前:“容耀,你别儿戏。这种态度对你很不利的。”

  容耀看着杨砝关:“我无能为力了。我认了。”

  “你……”

  杨砝关看着容耀走出去的背影,前后居然不到一分钟。

  透过窗口,杨砝关看着容耀骑着一辆破的电瓶车,出神半响,杨砝关轻叹口气坐下。

  是,他是有点公私分明,年纪大,不像王砝关那么有倾向性。何况这个案子加上之前的那个,看起来都是他咎由自取。没什么冤枉的。然而一个十八岁孩子,如今暮气重重,如同厌世一般,多少有些心酸。

  突然想起一件事还没说,但是杨砝关拿起电话,拨打的不是容耀的手机,而是乘天娱乐的。

  也不用和容耀说了,和乘天娱乐说就好。

  “喂?杨砝关?”

  还是姜铭。

  杨砝关无所谓:“我知道我们砝苑肯定见不到你们那么忙的老总了。无所谓,你转达一下。我们这里有记者过来询问容耀的案子,甚至还打听他现在的住处和出现的地方。当时你们并没有承认是你们暗中告知嗨宁商会注意事项给他背着案子的事讲出去,那么到时候记者知道他在哪,你也别说是砝苑透露出去的。就这样。”

  姜铭下意识开口:“杨砝关,记者……”

  “嘟嘟嘟。”

  电话挂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荣耀的华娱,荣耀的华娱最新章节,荣耀的华娱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