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耀住着的地方是一个远离市中心的小区。

  这里是农用地被征收商用后,开放商补贴给农民自己盖房的福利。每人可以盖一个四层独栋小楼,只是不能用于出售。只能自己住。

  容耀住在二楼的一个套间。每月五百块。已经住了两年。

  早上的时候,很明显胡子拉碴黑眼圈。

  容耀坐在那里看着电脑的显示屏,一夜没睡,经历昨天那些事,加上此刻终于搞懂原因的情绪。

  定定看着显示器好久,容耀突然拿起鼠标用力砸在电脑上。弹到脸颊很疼却反而激发了一种暴虐情绪。

  “哐当!!!”

  “咔!!!”

  “哗啦!!!”

  “滋滋滋~”

  电脑桌显示器掉落在地摔坏,还扯掉插排的线,火花闪现。

  容耀喘息躺在床上,没多久租的房间外面走廊就有其他住户开门走出来。

  “怎么回事?”

  “大早上停电?!”

  “跳闸了吧?”

  “推上去就好了。”

  “刚刚那屋什么声音?”

  “房东你去看看好吧?”

  容耀闭上眼睛,果然没多久就有人来敲门了,容耀背过身捂着耳朵没理会。

  “人不在吗?”

  “小容?在不在?”

  “刚刚还听到砸东西的。大早上……”

  容耀用被子捂着头,只是胸口起伏越来越剧烈。

  “什么素质啊?”

  “经常就听到他晚上噼里啪啦的,吵得人睡不着。”

  “这人不工作啊?”

  “才18,年纪不大……估计是外地来打工的,找不到工作。”

  “那也不能吵到别人啊。”

  容耀下意识坐起就要出去,然而敲门声却停止。门外传来脚步声,还有关门声,估计是各自回屋准备上班了。

  容耀顶着黑眼圈喘息看着门口,许久之后放松下来转身的时候。

  当啷。

  容耀低头,不知道何时自己手里居然有根棒球棍,此刻掉落在地上。容耀出神看了很久,来到窗前,靠在墙壁坐下。

  听着陆续窗外一楼骑电瓶车去上班离开的房客。

  容耀平静下来,歪倒在一边,躺在地上慢慢睡去。

  他好累,他期待和以前一样睡一觉醒来就好了,但他知道,那只是奢望。

  其实他很少在自己书里大量文抄和金手指,那只是辅助。他也没想过可以用各种文抄然后走上什么巅峰。

  不可否认开始是逼不得已抄了桃花,但后来对方那么看重又给了不错的价格签协议甚至未来可期,还答应让汤宝回来。前世今生他第一次有一种自己原来可以承担一些什么,为谁解决问题的那种责任感和能力。让他有点飘飘然和站在成功的位面,看到以往底层看不到的一切得不到的所有。

  他不是很想下来。

  可惜,他还没完成这种情绪和意识的蜕变,就被瞬间打落地面……甚至更加下沉的程度。

  他用了一夜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涉嫌抄袭对方的东西还一模一样一个字都不差。哪怕他故意更改了很多情节,和前世原作都有很大不同。

  这个异时空平行世界,有自己的规则和法则。

  只针对他这个外来病毒。

  如果他好好生活就好好生活不会对他和谐,但一旦他将前世某些东西带过来,这个世界的法则会进行修正。

  就是出现了之前那样的情形。

  你不写,这个世界就没有。你一写,一发布,就会有更快更早的一模一样的,另一个谁将你的作品提前发出来。根本不讲理的那种。

  简而言之就是你金手指作废,你所有的文抄都不再有用。

  现在知道原因了,可是有什么用呢?

  他昨天是人生的低谷,从天堂到崖底。没有如此丢脸的时候。自尊,还有境遇,全都没了。

  当敲门声终于吵醒容耀的时候,他不确定自己睡了多久。

  也不确定自己做的梦是不是噩梦。

  一望无垠的空地,没有任何建筑物,但就是看不到尽头。

  乌云遮天蔽日,没有一丝缝隙。

  然后,电闪雷鸣,每一道闪电好像都是随时冲着他落下。

  容耀蜷缩在那里,抱着膝盖发抖,闭眼不敢看。头埋在膝盖,睡了多久,这样的梦就持续了多久,直到……

  “小容啊?”

  房东在门口,看着睡眼惺忪的容耀:“你在家啊。刚刚敲门你不在,睡觉了?”

  容耀恩了一声,房东进来看着周围的陈设,走到窗口看到卧室里面的杂乱。眉头皱起:“怎么这么乱?早上有人说你屋子里有摔东西的声音……”

  “大姐……回来了?”

  女房东点头:“前天就回来了,结果找你好几次你都不在。”

  容耀沉默,没有说话。

  倒是对方想起,示意容耀:“刚刚有个什么砝关,电话打我这里。说你手机打不通。你怎么和砝关还有联系?”

  容耀没多说,回身去拿手机。手机没电了,不过可以开机,容耀过去暂时就先充电。

  回头看着房东,容耀开口:“谢谢大姐了。”

  但是女房东没走,而是看着容耀:“之前我收房租你说没到期,现在我回来了,日子都过了,算一算吧。”

  容耀一顿,抿起嘴角,轻声开口:“我今天没钱,明天行吧?”

  “又没钱?”

  女房东狐疑打量容耀,随即不耐看着周围:“你这房子弄得这么乱,这么脏。当初看你年纪小,一直没说什么。搞搞卫生啊。还有人家说你半夜噼里啪啦的,什么声音?是打字啊?不能白天写吗?影响人家休息的。”

  容耀深呼吸,点头开口:“我会注意的。”

  女房东皱眉:“还有,两年了。房租也没涨,现在周围都不止五百了。打工过来的越来越多,六百七百的都有,然后你这还影响人……”

  容耀深呼吸,随即摆手:“大姐我知道了。我不租了,之后我搬走。”

  女房东笑:“我也不是这个意思……不过水电费你还是要交的。我去给你算算。”

  容耀目送她出门,也不管她一会还要回来。

  看看已经开机的手机,上午十一点。刚开机就响了。来电显示,是王砝关。

  “喂?”

  容耀接通,语气低沉。

  对方也沉寂一会,王砝关没提他电话关机的事,只是开口:“容耀吧?我是通知你一声,强制执行已经开始了,你已经上了征信黑名单。你名下虽然没有房子和车,但是以后你个人账户暂时冻结。每个月要偿还对方2000块钱。直到还清。”

  容耀恩了一声,算是回答。

  王砝关等了一会,犹豫开口:“还有,你情绪好点了吧?”

  容耀依旧沉默,王砝关询问:“容耀?你听着呢吗?”

  容耀轻咳一声,声音沙哑:“听着呢。”

  王砝关沉默,半响开口:“我不想刺激你,但是工作上我还是要尽到通知义务。这个官司之后我不会跟进了,宋一瑶说是不怪我,但是暗中已经告诉了院长。院长叫我过去骂了我一顿,我要写检查,并且撤离这个案子。至于谁接手,会通知你的。”

  容耀低头,拳头攥紧,半响又松开。突然轻笑:“知道了。”

  沉默许久,容耀轻声开口:“对不起王砝关,连累你了。”

  王砝关愣住,随即开口:“容耀,老实说你咎由自取,不是看你现在的情绪和昨天的激动模样,我都不想管你。不过现在不说我这边,我收到风声,乘天娱乐已经起诉你商业诈骗。”

  王砝关叹息:“面对吧。商业诈骗有点严重了,未必告得成。但是协议你签字了,有点麻烦。最好你请个律师……”

  容耀开口:“我没钱。”

  王砝关沉默,半响开口:“之后手机保持通畅,接这个案子的砝关会继续联系你。因为商业诈骗哪怕没开庭判决,可涉及到涉案金额达到百万元以上,可以归属刑事犯罪。你可能暂时不会被拘审,但会限制出入。随时听候配合调审。”

  容耀沉默,随即笑着:“无所谓……无所谓……”

  王砝关没再多说,说了句好自为之,挂断电话。

  “小容啊。”

  房东走进来,拿着本子:“电费一块三一度,这个月用的不多二百六十三度。乘以一块三……341.9,你给342吧。”

  示意容耀:“然后我看看水。”

  走到厨房,低头看着水表,回身对着容耀:“水费是10吨,50块。一共392。”

  容耀去取钱,拿出300块钱,还有些零钱,容耀想了想,零钱几十块揣起来。

  将300钱递过去,容耀开口:“大姐,我记得还有押金200吧?”

  接钱的房东一愣,皱眉开口:“你看你给这房子弄成这样,押金都不够我收拾的钱。”

  容耀开口:“我就这么多了。”

  房东看看他,很是不耐接过:“那行吧,算我倒霉。不过押金你别要了。”

  容耀沉默,房东开口:“下午能搬走吧?”

  容耀看着她:“明天都等不了?”

  房东笑:“找租房的房客那还不快吗?这几天好多人给我打电话问房子的事。你这个套间还是一室一厅的,好租。”

  容耀没说话,半响点头:“这样,我一会收拾东西走。留在这里的我不要了,你愿意留就留,愿意扔就扔,随你。”

  没等房东开口,容耀过去抽出刚刚给她的三百块钱中的一百:“折价费。”

  “哎你这人……”

  房东上前要拿的时候,容耀开口:“要不我就没钱,你报警我也没有。我宁可撕了,你信不信?”

  房东看着容耀,指着他开口:“赶紧搬走,下午你不走我把你东西扔出去!!”

  砰地一声将门甩上,容耀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默默转身,收拾东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荣耀的华娱,荣耀的华娱最新章节,荣耀的华娱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