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睡得真的很稳,至少一睁眼的时候,反正外面看着就是上嗨的标识,这是进入市区了。

  然后半眯着眼睛,听着容耀好像正在用蓝牙耳机打电话。

  “啊~我知道……”

  “那我接你?”

  “您已经到了?”

  “那行啊。你来吧……”

  “地址,JA区,然后……”

  “确定不用我接您?”

  “呵呵,是,哪怕是上嗨你都比我熟~”

  “那好。”

  电话挂断,黎若婼咕哝一声,假寐不过不会睡了,就是闭眼睛缓一会:“谁啊?一会要过来?”

  容耀开口:“你醒了?”

  黎若婼笑,揉着眼睛:“真的很稳,我睡得很好,都没感觉颠簸。”

  容耀开口:“也不可能颠簸。都是高速,要么就是平坦的路。两个这么大城市,还有坑坑洼洼的道?真能闹。”

  黎若婼靠在一边看着他,弯起嘴角:“行啊,助理你称职,又会开车……”

  看看手机,黎若婼出神:“9号了?”

  容耀一顿,恩了一声:“是啊。高考刚结束。”

  黎若婼没再说话。

  容耀看看她,随即接着刚刚的话:“我不是说了,我在苝京挂了户口。是小时候收养我的校长,他亲侄女又嫁给他朋友的儿子。然后我挂在她家户口,学籍也是他们帮我落下来的。只不过当天我去,那位李阿姨有事先走了,去了外地。等她回来我又走了,这次她有机会,正好路过这,说要看看我。”

  示意黎若婼:“可以吧老板?”

  黎若婼开口:“有什么不行?不也是你住的地方?问我干什么?”

  容耀笑:“毕竟你是我老板,房子也是你租的,我得征求你意见。”

  黎若婼撇嘴:“都答应了才问我。”

  容耀呵呵笑:“不闹,一会做好吃的给你。”

  黎若婼拍拍小肚肚:“还吃啊~瑞溪都说我胖了~”

  容耀示意:“做清淡的,凉菜是不是爽口?黄瓜粉皮和千张。”

  黎若婼点头:“那个的确是……”

  随即偏头嘀咕:“那做锅包肉吗?”

  容耀咧嘴:“你不能吃点别的吗?天天就这个啊?”

  黎若婼平静询问:“你还会别的吗?”

  容耀愣住,想了想:“那还是锅包肉吧。”

  “呵。”

  黎若婼比了一下,容耀叹息:“做人得有上进心,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创新早晚被淘汰。”

  “别念叨了~”

  此刻已经进了小区门,黎若婼探身看着:“哇~不出门不知道家的好。”

  容耀点头:“哪怕在剧组住了几个月,在新家只住了几天而已。”

  “你就怼我~”

  黎若婼咬着嘴唇捶他手臂,容耀皱眉:“开车呢~咦?”

  容耀茫然:“这话好熟啊。”

  恍然笑着:“我终于会开车了,也能对别人说这句。”

  黎若婼笑着白他一眼,然后就到了。开始停车搬东西回家。

  还是和之前一样,黎若婼看着,容耀搬。她也习惯了,要是以前她脸皮不会那么厚,怎么也要象征性做点什么跟着一起干活。现在也有惰性了,就看着他干活就好。

  反正嘛……他说让自己变通的,自己还是善于接受别人意见的。

  恩恩,就是这样~

  “哎?!”

  黎若婼进去的时候,东西没有搬家那么多。就是一些行李箱,还有锅碗瓢盆,两趟就完事,而且也不累。

  结果一看好像和自己离开的时候不一样了。

  倒不是离开久,而是明显有很多新东西,不是自己的。那就是容耀的了。

  “你回来的时候先回家了?”

  黎若婼询问容耀,容耀正整理行李箱和锅碗瓢盆,见黎若婼询问,就开口:“那我肯定要先回来啊。我从老家去苝京办事,豆角还有特产没法带,闷着的话会变质的。就走之前让校长帮忙把我东西还有特产一起先邮过来。我在上嗨下车然后到家把东西规整才去的杭粥。”

  黎若婼点点头,去容耀卧室看一下。反正他也没关门。

  里面果然,不再是曾经容耀就一个小包行李箱就算了。已经放了很多他的东西。看起来也有年头了。应该是他小时候用的,或者上学时候在老家用的。

  什么被子啊,床单被罩,还有平时穿的衣服,还有书本等等。

  看着书本,黎若婼别过头发坐下翻了几页,皱眉站在卧室门口对着客厅的容耀:“我说。你别天天催促我什么上进之类的,你自己既然决定了要考艺校,之前我和你说的,你也要开始学习才艺和特长,为艺考做准备。”

  容耀愣住:“我说过吗?包括艺校?”

  黎若婼面无表情大眼睛看着他,容耀呵呵笑:“啊啊,那就是说过,说过。之后我就练。”

  黎若婼哼了一声,随即将书丢开,继续打量房间:“钢琴再说,不过吉他你要练。首先男孩嘛,乐器掌握正规点的就是钢琴。但是吉他比较主流大众,也用得着……恩?”

  黎若婼揉揉眼睛看着角落墙壁就挂着一把吉他,有点旧,但绝对是吉他。

  眼花了?凑近摸了摸,现在自己言出法随了吗?

  说吉他就真的出现了吉他?!还买什么?

  拎着吉他走到门口,黎若婼询问容耀:“这是你的吗?”

  容耀将电磁炉放在厨房上,探身看了一眼……

  “我靠~”

  容耀咧嘴骂了一句,故作镇定上前:“从哪弄的?”

  黎若婼看着他,指指背后:“你房间,墙壁角落。”

  容耀点头:“是吗?好神奇啊。”

  黎若婼眯着眼睛,看着容耀:“这是什么?”

  容耀惊讶:“你不知道吗?”

  容耀上前拿过吉他:“你看这外形,这曲线,明显是一个葫芦啊。”

  “恩~”

  黎若婼嗤笑:“是吗。葫芦绑着六根弦干什么?”

  容耀表情严肃:“六根弦说明是六娃啊,六娃会隐身……”

  容耀扬手把吉他丢进卧室床上,拉着黎若婼出来门关严:“隐身了,看不见了,看不见就是没事了。来我们去做饭……”

  “你给我滚!!”

  黎若婼推开他:“你早就会吉他,你早就有个人才艺。是不是?”

  容耀摸摸下巴,无奈开口:“那你看,小时候装帅嘛,谁都会摆弄两下,会摆弄不代表就算才艺,对不对?”

  黎若婼呼出一口气:“你骗我,你不是什么要等着学才艺考艺校,你就是要故意等两年再考是不是?!”

  没等容耀说话,黎若婼揪着他:“现在回去考试!!别给我废话又说什么转学籍的!!”

  容耀后退轻咳一声:“昨天正好考完,今天9号,来不及了。”

  笑着上前:“两年之后再谈,我们说好的嘛~”

  “我打死你也是说好的!!!”

  黎若婼处理愤怒暴走了,容耀第一时间就跑。

  默契,还是要强调的是,默契。

  一瞬间容耀就明白她不止是因为这一件事要打他,而是导火索而已。她早就想好好收拾他一顿了,从认识到现在。容耀自己都心里明白,可见他可能的确欠打。

  压抑了很久了也是。

  容耀直接就跑,但是他居然嘀咕了黎若婼要打他的心。

  他以为绕着跑,她累了就不追了,就没事了。结果黎若婼越追越暴虐,好像越战越勇一样。

  “哎?!那么执着呢?!”

  容耀没想到是这么个情绪,赶紧跑到自己房间就算了。

  隔着门锁上,总没事吧?

  皱眉看着床上的吉他,听着哐哐砸门声。

  容耀蹲在床边暗叹,失算啊。百密一疏。

  的确当初刚回杭粥进组,她还是不同意他留下。最终什么户口到苝京什么学籍签入学校从一年级开始,其实都不管用。因为不敢怎样,高考还没考呢,他依然随时可以回去考,这不是能说服黎若婼让他留下的理由。

  什么是?

  考艺校嘛。考艺校的话,只是文化课分数高低不是主要的,关键是艺考和才艺。

  容耀用这个借口让她同意可以缓两年再考,因为学才艺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比如形体比如舞蹈比如声乐和唱功这些都需要练习,的确不是马上就可以考艺校的。哪怕颜值再高总要走个过场。

  所以黎若婼才让他留下。

  可是突然就看到容耀居然有吉他,是,有吉他不一定会弹。

  虽然这有点不符合逻辑。但是结合容耀在黎若婼这里的印象,结合容耀其他事比如工作能力,比如学习成绩。

  那么他不可能有吉他却不会弹。如果他早就会弹吉他,说明什么?说明他不是没才艺,他可以今年就考。他说什么艺校之类的,不说是骗她,至少是故意拖延,把高考到底拖过去了。今年不行了。

  这个混蛋!

  “你出来!!!!”

  黎若婼在外面踹门,声音老响了。

  容耀咧嘴回头:“你至于吗?”

  “哐!!”“哐哐!!!”

  门响起的声音,算是回答。

  容耀感觉是用脚踹的,因为声音和门的震动就能感受到。

  “哎呀我……”

  容耀很是无语,结果紧接着,没声音了。

  容耀疑惑站起,跑到门口,偷偷侧耳听……

  突然表情惊恐,因为他听到了助跑的声音。

  “哐。”

  容耀赶忙闪开,一米七二,不到一百斤,助跑把门撞开……

  什么水平?!

  “容耀!”

  黎若婼揉着肩膀,站在门口指着他:“我忍你很久了!你骗我不是一次两次,当我傻是吧?今天我不让你知道一下谁是老板谁你债主!!你真的是要爬我身上来了!!!”

  “不是你听我……喂!!!”

  容耀惊愕看着她背后抽出一根棒球棍?

  “哎?!”

  容耀后退:“不至于啊~不至于的。”

  “当啷!!”

  直接朝容耀丢过来,虽然没砸到也吓一跳。这是真要动手了。

  “我特么……”

  “你还敢说脏话?!”

  容耀真不敢再绕圈了,直接越过她朝着门外跑去。是大门外,鞋都没穿。

  “你给我站住!!!”

  黎若婼再次追出去,这次是没忘拿钥匙。可见对他恨得直咬牙的程度,今天是非打到不可了。

  “铃铃铃~”

  跑出小区容耀没穿鞋,手机倒是在兜里。响了之后下意识拿起,容耀回头看,黎若婼居然又追出来。

  容耀一边接通一边跑:“喂……”“李阿姨您到了?”“进小区就行……”“正好我去接……”“没事不远。小区直走就行……”

  黎若婼拿纸盒丢他,容耀被砸了一下,可见离得不远了。

  “你怎么还那么能跑?”

  容耀回头都快哭了:“今天非打到我不可吗?!”

  黎若婼咬牙叫着:“我说过我忍你很久了你个混蛋~你还跑?!”

  容耀开玩笑一样,真跑还跑不过她?

  只是……

  “哎呀~”

  黎若婼好像跌倒了。容耀下意识停住,回身跑过去:“没事吧?摔倒了吗?!”

  黎若婼目光闪现得逞的意味,揪着容耀领子:“不跑了是吧?!”

  容耀无奈拽着她手:“你玩赖啊你!”

  “我……”

  黎若婼一手揪着他领子,一只手臂扬起就要照头抽过去。

  “啪~”

  容耀没躲,但是也没感觉落下。

  随即就看到一只手,突然握住黎若婼的手腕拦住。

  黎若婼茫然看着旁边,容耀也不解看过去。

  一个极美的女孩,正皱眉看着黎若婼:“你打他干什么?”

  而不远处旁边,也站着一个面容疑惑,很美的中年女人。正是李阿姨。

  这位拦住黎若婼手臂的极美女孩……

  不是袁小蛮,又是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荣耀的华娱,荣耀的华娱最新章节,荣耀的华娱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